深圳将用科学手段系统治理“城市病”

土地告急、能源短缺、环境污染……资源环境承载力的严重透支,制约着深圳这座超大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难题怎解?近日,深圳市政府专门就可持续发展公布《深圳市可持续发展规划(2017—2030年)(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划》(征求意见稿))和《深圳市国家可持续发展议程创新示范建设方案》(2017—2020年)(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方案》(征求意见稿)),其中就资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提出了针对性的解决办法,特别提出打造“立体城市”、建设“海绵城市”、实施最严格的饮用水源保护制度、打造美丽海湾海岸带等方案。

诊断1

资源约束日益趋紧

“垃圾围城”形势严峻

《方案》(征求意见稿)指出,深圳资源能源保障瓶颈日益突出,发展空间资源严重不足,需求缺口大。深圳处于国内能源运输通道和供应链的末端,本地能源资源非常匮乏,能源自给能力较弱,且成本较高。

深圳在30多年快速产业化、城市化发展的同时,也在快速消耗着原本有限的土地资源。全市1997平方公里的土地,承载着1800多万人口。相关数据显示,在人均建设用地面积(平方米)方面,北京、上海、广州分别为161、131、126,而深圳只有83.8。同时,快速城市化造成许多历史遗留问题,对城市二次开发带来巨大影响。

深圳是全国严重缺水城市之一。一方面,深圳本地水资源供给能力欠缺,由于地理条件比较特殊,深圳境内无大江大河大湖大库,蓄滞洪能力差,库容超1000万立方米的大、中型水库只有16座,人均拥有水资源量不足200立方米,约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11。另一方面,外来供给水源单一且成本高,深圳水资源对外依存度高达70%以上,且市外供水水源相对单一,供水保障的稳定性面临挑战。

人口的急剧增长,人均占有资源多、消耗大,网购快递件带来的包装物大量增加……多种因素造成深圳生活垃圾每年以约6.1%的速度增多。据此测算,预计到2020年,深圳市生活垃圾产生量将达到约21000吨/天,全年约达到760万吨,远远超出预期。“垃圾围城”形势越来越紧。

■解决路径

打造“立体城市”创新“互联网+空间利用”机制

面对减排压力巨大、资源环境、建设用地承载力逼近上限等问题,《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推动紧凑集约的城市空间、水资源和能源高效集约利用、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体系建设。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深圳拟将循环经济“3R”原则(减量化、再利用和再循环)贯穿到生产各环节和全流程,建设资源循环利用型社会。

《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构建紧凑集约的城市空间体系,重点通过存量土地开发、土地立体利用等方式,挖掘土地资源潜力,提升土地利用效益,为城市持续健康发展提供空间保障。

加快打造“立体城市”是一大亮点。《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要完善土地立体化管理政策体系,在满足交通、市政公用等城市综合承载力的前提下,适度提高城市密度和开发强度,大力挖掘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潜力,重点围绕轨道交通站点推进交通设施、上盖物业和地下商业等功能高度混合的立体开发,鼓励工业等建筑功能置换,提升空间使用弹性,加快建立集约型、适度混合的土地利用模式。

《方案》(征求意见稿)还提到创新“互联网+空间利用”新机制,充分发挥互联网平台和市场机制的作用,实现政府产业用地供给、企业和社区的用地用房转让与市场的空间需求高效对接,促进产业空间资源高效配置。到2020年,完成各类更新用地30平方公里,通过土地整备释放土地不少于50平方公里。

建设“海绵城市”加大海水淡化利用力度

解决用水缺口问题,需要“开源”与“节流”并举。

在开辟新水源方面,深圳市将推进雨洪资源化利用,结合“海绵城市”建设,综合采取“渗、滞、蓄、净、用、排”等措施,有效控制雨水径流,促进降雨就地消纳和利用,目标量化为自2017年起,平均每年全市新增海绵城市面积50平方公里。加大海水利用力度,鼓励沿海工业特别是核电企业加大海水直接利用,积极探索海水淡化利用。

在节水管理方面,深圳市将进行动能源资源价格体制改革,健全完善居民用电、用气、用水阶梯价格制度,实施差别价格政策,对超能耗产品实行惩罚性定价。探索建立自来水价格与原水价格联动机制。《方案》(征求意见稿)强调将实施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扩大城市再生水利用规模。

与此同时,深圳市将构建绿色、循环现代产业体系,加快节能环保、新能源和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推进传统制造业绿色改造,加强绿色产品研发应用,全面推行循环型生产方式,持续降低重点行业和企业的能耗水耗水平。

根据《方案》(征求意见稿),到2020年,深圳市万元GDP能耗、万元GDP水耗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再生水利用率提高到90%(含生态用水),城市建成区20%以上的面积达到“海绵城市”建设要求。

系统治理“垃圾围城”探索“互联网+分类回收”模式

“垃圾围城”问题怎解?《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的解决办法是:完善垃圾分类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建立生活垃圾综合治理体系,实现从源头到末端的全过程治理。

该体系实际涉及四类主体:生活垃圾、餐厨垃圾、建筑垃圾及电子垃圾。《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到,将全面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实行生活垃圾分流分类收运处理;加快推进餐厨垃圾处理设施建设,提升餐厨垃圾收集处理率;推进建筑废弃物减排和利用,实施工程弃土排放和回填平衡管理,有效减少弃土排放;建立电子废弃物回收利用体系,建立覆盖全市的电子废弃物回收网点。探索“互联网+分类回收”的新型线上线下回收模式,推动建立本地电器电子产品生产和大中型销售企业的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系统。

到2020年,全市生活垃圾分类覆盖率要达到90%以上,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餐厨垃圾集中收运及资源化处理率均达到100%,实现原生垃圾“零处理”,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率达到80%以上。

■专家点评

建“立体城市”应削减建筑密度负面效应

深圳资源环境承载力严重透支问题怎解?住建部海绵城市建设技术指导专家委员会委员、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任心欣表示,经过30多年的快速发展,深圳率先进入了存量发展的阶段,土地资源稀缺。在此发展背景下,必然要积极探索城市建设的新方式。立体城市,或者说高密度、混合的土地利用方式不失为一种方向。在此建设方式下,要结合城市设计做好绿色空间,削减建筑密度带来的负面效应,形成更加有趣、友善的人居环境,比如将高层底部空间用作公共活动场地,或者采取立体绿化,形成空中花园等。

对于深圳建设“海绵城市”,任心欣表示,在城市排水方面,“海绵城市”主要包括源头减排系统、排水管渠系统、排涝除险系统三大系统。三种系统中,深圳过去仅建设排水管网,还欠账不少。通过海绵城市建设,三个系统可相互衔接。在小雨情况下,低影响开发设施可以充分发挥作用,吸纳滞留雨水,“渗、滞、蓄、净、用”;中到暴雨情况下,源头设施饱和,或者雨水很急来不及下渗,这时主要依靠传统的管渠系统来发挥作用;大暴雨时,还要利用排水除险系统来提升城市应急能力。他认为,三大系统相互补充、相互依存,可提升城市的安全性,降低城市的内涝风险。但同时要注意,城市热岛、雨岛效应在加强,极端气候频发,内涝不可能根除,为此,深圳还须做好应急管理系统。

任心欣认为,海绵城市建设是需要一个系统性过程,须落实到城市道路广场、公园绿地、建筑小区、水系治理等方方面面的建设中去,同步实施。深圳市从2016年起开始建设“海绵城市”,需要广大市民参与其中。比如,市民可通过积极建设“绿色屋顶”“绿色阳台”,助力垂直绿化;在改变家庭的空间布局时,要注意雨污管道不要错接;不乱扔垃圾,维护路面整洁,减少雨水径流携带的面源污染等。

诊断2

水环境污染问题突出

全市共有黑臭河流133条

《方案》(征求意见稿)指出,目前深圳的水环境污染问题较为突出,尤其是水体黑臭现象较为严重。

全市共有黑臭河流133条,总长度达495公里,茅洲河等5条跨界河流水环境污染严重,治理难度大。部分近岸海域水质污染较重,深圳湾、前海湾、珠江口等近岸海域水质劣于海水第四类标准。水污染防治基础设施不完善,管网建设欠账较多,全市污水管网缺口约4600公里,局部地区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有限。

■解决路径

力推雨污分流,4年基本消除城市黑臭水体

在打造安全健康水环境方面,《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将实施最严格的饮用水源保护制度,推进一级水源保护区隔离围网,加强主要水源地流域雨污分流、排污口整治、入库河流治理,实施水源保护区内源治理、水生态修复和面源污染控制,开展饮用水源地环境风险排查和饮用水库环境与健康调查评估,有效实施风险管控。

在污水治理方面,深圳市将加快污水收集管网建设和污水处理设施高标准新改扩建,加强深莞惠、深港界河及跨界河流治理合作和联合执法,同步推进河流污染治理和水生态修复重建。

另外,根据《规划》(征求意见稿),深圳市将制定更加严格的污染物排放、环境基础设施建设、环保监管等方面的深圳技术规范。并结合茅洲河水污染治理工程的实施,探索流域内工业污染第三方治理;研究构建绿色金融体系,推行环境污染强制责任险。

根据《方案》(征求意见稿),未来4年,深圳市半新建污水管网4260公里;新、扩、续建19座污水处理厂,2020年总规模达到683万吨/日;对已有污水处理厂实施提标改造,全面提升污水处理厂出水标准。到2020年,深圳城市污水集中处理率将达到98%,饮用水源水质达标率保持100%,基本消除城市黑臭水体。

建上千个公园打造美丽海湾海岸带

在环境保护方面,《方案》(征求意见稿)指出,将构建“斑块—廊道—网络”的生态安全格局,优先推进生态核心区域、生态廊道及关键性生态节点的建设用地清退和生态修复工作;实施生态保护红线和基本生态控制线双线管控。开展国家森林城市创建,以大型公园绿地为组团,以城市绿廊、道路廊道、绿道网、河流水系廊道为骨架,打造多层级、多功能、互联互通的城市生态绿地系统;建成“公园之城”,推广屋顶绿化和垂直绿化。

深圳市还提出打造美丽海湾海岸带。将实施入海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研究制定海陆联动动态监管和溯源追责制度;建立自然岸线控制和海洋生态红线管理制度,加大红树林、珊瑚礁以及河口、岸线和海湾典型生态系统的保护力度,推动深圳湾湿地加入拉姆萨尔国际湿地公约,划定大澳湾等珊瑚保护区,探索海洋、海岸公园专项管理;重点开展深圳湾西段、凤塘河口浅海湾段、坝光等地区的生态恢复工程,加强对自然岸线、河口、沙滩等地区的保护与修复;实施东、西部海域差异化、精准化治理,加强深圳湾、前海湾污染治理,优先保护大鹏湾、大亚湾海域。

预计到2020年,深圳城市绿化覆盖率不低于50%,公园总数超过1000个。全市自然海岸线保有率达到40%以上,近岸海域水质优良(一、二类)比例达到70%以上。

减少碳排放,公交车出租车将全部电动化

深圳市将完善碳排放管理体系,深入推进碳排放权交易试点,扩大碳排放权交易领域和范围,打造区域性碳排放权交易中心。

控制交通碳排放是深圳未来环境提升的一项重要工作。其中,将加快推进公共交通领域新能源汽车及其它清洁燃料汽车推广应用,实现公交车、出租车全部电动化,加快充电站、充电桩等新能源汽车配套基础设施建设,鼓励和支持港口企业建设岸电设施、靠港船舶使用岸电。同时,协同推进碳减排和大气环境保护,划定机动车低排放区,淘汰国I、国Ⅱ汽油车和使用年限超过10年的国Ⅲ柴油车,全面推动电动、天然气等新能源车替代柴油车和工程机械,在重点行业全面禁止使用高挥发性有机物含量涂料。

深圳市还将开展低碳试点示范,建成一批低碳企业、低碳城区、低碳园区、低碳社区,促进形成绿色生产、消费和生活方式。

预计到2020年,深圳万元GDP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50%以上,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例将大于15%,PM2.5年均浓度将控制在25微克/立方米以下。

深圳与国内国际部分先进城市土地空间指标比较


指标

城市

面积(平方公里) 人口(万人) 人口密度(人/平方公里) 建设用地占总面积比例 人均建设用地面积(平方米)

综合

容积率

深圳 1997 1191 5963 50% 83.8 1.01
北京 16410 2173 1324 21.3% 161 0.82
上海 6340 2419 3833 50% 131 0.87
广州 7434 1404 1887 23.9% 126
香港 1104 692 6576 19% 30.3
新加坡 719.1 547 7615 35% 46
纽约 1214 1850 10638 51% 72.8 1.23
东京 2188 1350 6185 29% 47 0.99
伦敦 1577 827 4761 23.7% 45.2 0.84

注:图表数据来自《深圳市国家可持续发展议程创新示范区建设方案(2017-2020年)(征求意见稿)》

■专家点评

优化治污方式,西部海岸线5年后有望不黑不臭

任心欣认为,深圳水环境治理有其复杂性,比如河流雨源型、环境容量小,城市开发强度大、雨污水管网欠账多等,所以更应科学治水。

任心欣提出治污“三步走”思路,即:首先分析城市水体的环境容量,明确未来允许排放的污染总量;然后分析城市点源、面源内源等污染排放的情况;最后按照控源截污、内源治理、生态修复等对策提出具体的工程与非工程措施。据她了解,去年深圳五大河流中,深圳河、茅洲河、观澜河、坪山河全河段平均综合污染指数均有下降。

在国家环境保护饮用水水源地管理技术重点实验室主任、广东省污水深度处理及资源化利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深圳市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尹魁浩看来,深圳的水污染治理只要按照正确的方法顺利推进,未来5年全市大部分河流有望不黑不臭。

尹魁浩称,过去深圳的水污染治理方式是重在末端污水处理,而前端的雨污分流做得不到位。不过近年来尤其是去年以来,深圳强化了源头治理。“治河的关键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治理的方式方法问题。”尹魁浩说。

对于深圳未来的水污染治理布局,尹魁浩予以肯定。“4年新建污水管网4260公里,这个力度非常之大!”他表示,若这4260公里污水管网建成,深圳上百条河流的污水管网基本到位,届时从源头到末端,基本上都能实现雨污分流。这就意味着,至2020年,深圳城市污水集中处理率达98%、基本消除城市黑臭水体的目标有望实现。

针对深圳西部海岸水质又黑又臭的问题,尹魁浩表示,只要茅洲河治理好了,深圳西部海域的水质将至少提升50%。若将西乡河等西部小河都治理好,西部海域水质又将提升30%。“只要方法对路、治污得力,相信再过5年时间,深圳西部海岸线就能实现不黑不臭。”

任心欣则表示,珠江口东岸特别是深圳湾、前海湾,水动力交换弱,受近岸污染、底泥污染等影响,水质污染严重。他建议,深圳市在打造美丽海湾海岸带过程中,不宜加入太多人工构筑物,也不宜只重人类的便捷和活动空间营造,应重点保护滩地、湿地,甚至候鸟的栖息环境。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张东方

见习记者 祈觊

策划/统筹:刘丽 张东方

上一篇:
下一篇: